叶芝:他在严寒的冬天消失了|纪念

老钱庄百宝箱

2018-06-29

  作为本次展会的协办单位,季华商务同盟也组织了各个会员单位集体亮相,借助本次的交流平台向各大品牌商家进行推介,实现了本土商业体与外来品牌之间的对接。  事实上,根据《佛山市禅城区连锁经营发展研究报告》(简称“报告”)的调查分析,购物中心、大型商场、商业步行街等现代商业物业和设施,不仅是土地投资、开发和利用的最好商业价值形式之一,同时也是发展连锁经营的重要载体。  包括东方广场、印象城、铂顿城等大型商业体,不仅成为了城市的地标性建筑,更成为了连锁品牌的聚集地。根据统计,目前禅城在建大型商业综合体约24个,随着城市商业市场的发展,购物中心的数量越来越多,将为连锁商业的发展提供更多优质的经营载体。

  叶芝:他在严寒的冬天消失了|纪念 在上则是匹配了GTX1050Ti,让游戏运行更加的顺畅。机身标配机械师倍音速PCIe,读取速度可达3474MB/s左右,读取速度约为固态的6倍。  在散热方面,机械师F117B1采用双四铜管搭配四个出风口与涡轮增压意见强冷技术,左右出风口采用后倾斜式设计,避开的位置。

      在茉织华印刷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,我们看到了现在已经比较少见的飞机票,但是目前在中东、非洲、俄罗斯等地还被广泛使用,每年全球有三分之二的飞机票都出自这条生产线。

1月28日,是爱尔兰诗人叶芝的忌日。 1939年的1月28日,叶芝在法国曼顿的“快乐假日旅馆”逝世。 墓志铭上刻着诗人晚年作品《在本布尔山下》的结尾:“冷眼一瞥生与死骑者且前行!”叶芝是二十世纪最著名的诗人之一,是192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,艾略特说他是“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诗人”。

叶芝在中国也广为人知,许多人翻译过他的作品。

除了知识阶层对叶芝诗歌的喜爱,他的诗《当你老了》因近年被改写谱曲,广为传唱,也被更多人所知。

我个人喜欢他许多诗,也曾手抄过他的许多诗作,我也特别喜欢他的《茵纳斯弗利岛》,大概跟我老之将至的心态有关:我就要动身走了,去茵纳斯弗利岛,搭起一个小屋子,筑起泥巴房;支起九行芸豆架,一排蜜蜂巢,独个儿住着,荫阴下听蜂群歌唱。

我就会得到安宁,它徐徐下降,从朝露落到蟋蟀歌唱的地方;午夜是一片闪亮,正午是一片紫光,傍晚到处飞舞着红雀的翅膀。

我就要动身走了,因为我听到那水声日日夜夜轻拍着湖滨;不管我站在车行道或灰暗的人行道,都在我心灵的深处听见这声音。 (袁可嘉译)美国时间1939年1月29日,20世纪另一位伟大的英国诗人奥登乘船抵达纽约,从此开始了在美国的漫长生活。 奥登年轻时曾经对叶芝很敬仰,但他说“只是偶然见过叶芝,并不特别他”,后来越来越讨厌叶芝,甚至不惜修改并抛弃自己的经典作品,只是因为反感叶芝。 但有趣的是,奥登死后,在西敏寺诗人角奥登的纪念碑上,刻的是奥登《悼叶芝》这首诗里的名句:“在他的岁月的监狱里教给自由人如何赞誉。 ”但奥登大概不想这样,可惜此时他已无能为力了。

无论奥登与叶芝的关系如何,都并不影响奥登在1939年2月完成的《悼叶芝》成为现代挽歌中的杰作。 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瑟夫·布罗茨基,在纪念奥登的文章《取悦一个影子》里,提到奥登这首《悼叶芝》对自己的影响。 当时,因为写诗被苏维埃政府以“不劳而获”判处5年徒刑的布罗茨基正在寒冷的北方——一个隐没在沼泽和森林中,靠近北极的小村子里——服刑,他收到了朋友寄来的一本英语诗集,打开翻到的,恰好就是奥登的这首《悼叶芝》:“在读了《悼叶芝》之后,我知道我正在面对一位比叶芝或艾略特更谦逊的诗人,他拥有一颗比叶芝或艾略特都更不任性的灵魂,同时,其悲剧性恐怕一点不减。 ”我想,某种意义上,可以把《悼叶芝》视作奥登和布罗茨基两代伟大的诗人忘年交的开始。 巧合的是,约瑟夫·布罗茨基也是在1月28日去世的,那是在1996年。 布罗茨基去世后,另一位爱尔兰著名诗人,199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谢默斯·希尼模仿奥登的《悼叶芝》,也写了首诗悼念布罗茨基——题目就叫《仿奥登——纪念布罗茨基》。

《悼叶芝》也有不同的译本,我本人读得最多的是,是穆旦的译本。

穆旦是现代中国最好的诗人,他曾翻译过不少奥登的诗,也翻译过奥登和衣修伍德抗战时来中国后写下的《战地行纪》和奥登的《中国组诗》今年的1月28日,正好是中国农历新年,一个喜庆的节日。

因此,我提前把奥登的《悼叶芝》抄写了一遍,以纪念这几位伟大的诗人。

希望大家喜欢。

《悼叶芝》奥登(穆旦译)    1  他在严寒的冬天消失了:  小溪已冻结,飞机场几无人迹  积雪模糊了露天的塑像;  水银柱跌进垂死一天的口腔。

  呵,所有的仪表都同意  他死的那天是寒冷而又阴暗。   远远离开他的疾病  狼群奔跑过常青的树林,  农家的河没受到时髦码头的诱导;  哀悼的文辞  把诗人的死同他的诗隔开。

  但对他说,那不仅是他自己结束,  那也是他最后一个下午,  呵,走动着护士和传言的下午;  他的躯体的各省都叛变了,  他的头脑的广场逃散一空,  寂静侵入到近郊,  他的感觉之流中断:他成了他的爱读者。   如今他被播散到一百个城市,  完全移交给陌生的友情;  他要在另一种林中寻求快乐,  并且在迥异的良心法典下受惩处。

  一个死者的文字  要在活人的腑肺间被润色。   但在来日的重大和喧嚣中,  当交易所的兼客像野兽一般咆哮,  当穷人承受着他们相当习惯的苦痛,  当每人在自我的囚室里几乎自信是自由的  有个千把人会想到这一天,  仿佛在这天曾做了稍稍不寻常的事情。   呵,所有的仪表都同意,  他死的那天是寒冷而又阴暗。

    2  你像我们一样蠢;可是你的才赋  却超越这一切:贵妇的教堂,肉体的  衰颓,你自己;爱尔兰刺伤你发为诗歌,  但爱尔兰的疯狂和气候依旧,  因为诗无济于事:它永生于  它辞句的谷中,而官吏绝不到  那里去干预;“孤立”和热闹的“悲伤”  本是我们信赖并死守的粗野的城,  它就从这片牧场流向南方;它存在着,  是现象的一种方式,是一个出口。     3  泥土呵,请接纳一个贵宾,  威廉·叶芝己永远安寝:  让这爱尔兰的器皿歇下,  既然它的诗已尽倾洒。

  时间对勇敢和天真的人  可以表示不能容忍,  也可以在一个星期里,  漠然对待一个美的躯体,  却崇拜语言,把每个  使语言常活的人部宽赦,  还宽赦懦弱和自负  把荣耀都向他们献出。

  时间以这样奇怪的诡辩  原谅了吉卜林和他的观点,  还将原谅保尔·克劳德,  原谅他写得比较出色。   黑略的恶梦把一切笼罩,  欧洲所有的恶犬在吠叫,  尚存的国家在等待,  各为自己的恨所隔开;  智能所受的耻辱  从每个人的脸上透露,  而怜悯底海洋已歇,  在每只眼里锁住和冻结。   跟去吧,诗人,跟在后面,  直到黑夜之深渊,  用你无拘束的声音  仍旧劝我们要欢欣;  靠耕耕一片诗田  把诅咒变为葡萄园,  在苦难的欢腾中  歌唱着人的不成功;  从心灵的一片沙漠  让治疗的泉水喷射,  在他的岁月的监狱里  教给自由人如何赞誉。

本文首发“老朱煮酒”公号。 “老朱煮酒”,每天都有新惊喜。